<code id='g2azg'><strong id='g2azg'></strong></code>

<i id='g2azg'><div id='g2azg'><ins id='g2azg'></ins></div></i>

  1. <acronym id='g2azg'><em id='g2azg'></em><td id='g2azg'><div id='g2az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2azg'><big id='g2azg'><big id='g2azg'></big><legend id='g2az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 id='g2azg'></i>
    1. <fieldset id='g2azg'></fieldset>
      1. <tr id='g2azg'><strong id='g2azg'></strong><small id='g2azg'></small><button id='g2azg'></button><li id='g2azg'><noscript id='g2azg'><big id='g2azg'></big><dt id='g2az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2azg'><table id='g2azg'><blockquote id='g2azg'><tbody id='g2az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2azg'></u><kbd id='g2azg'><kbd id='g2azg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g2azg'></dl>

          <ins id='g2azg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g2azg'></span>

          多情本是有情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他不喜歡烈酒,可是他必須喝。一瓶三兩的烈酒,或許可以為他帶來一筆生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可是那次,當男人將那瓶烈酒灌進喉嚨,他突然怔瞭一下。那是白水的味道,似乎還調進去一點蜂蜜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男人再喝一口,沒錯,的確是調瞭蜂蜜的白水。他細細檢查手裡的酒瓶,發現瓶蓋有開啟過的細微痕跡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對面的男人問他:怎麼瞭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男人笑瞭,說:好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男人回憶老板進來送酒的情景。她將兩小瓶烈酒推到兩個人的面前,她送給男人一個燦爛並且意味深長的微笑。她指指桌上的醋拌蘿卜絲,對男人說:多吃些,解解酒。似乎她還沖男人眨瞭一下眼睛,露出調皮的神情。她在男人面前飄來飄去,如同盛開在湖面上的夏日的蓮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讓男人想起妻子年輕時的模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對面的男人打瞭一個酒嗝,說:她好像看上你瞭。男人正色道:別亂說。心裡卻藏著暗暗的得意。被漂亮女人關心,是很快樂很幸福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夜,他沒有頭痛。那夜,他守著自己的女人,心裡又多出另一個女人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幾天後,再去那裡吃飯,遞到他手裡的,仍然是一瓶加瞭蜂蜜的白水。男人喝一口白水,心情變得分外清爽。那裡的酒不再火辣灼熱,那裡刮起溫暖的季風。男人再一次想起年輕時的妻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真的喜歡上你瞭。對面的男人說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希望這是真的。她是他喜歡的那種女人,優雅、體貼、不動聲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想,他也許應該主動一些,跟她打個招呼,給她講個笑話,請她看一場電影或者喝一杯咖啡,贊美她瀑佈般的長發和漂亮的衣裙。他並不認為這種遊戲有多危險。他可以像贊美一幅畫般贊美她,他可以像欣賞一首詩般欣賞她,他可以在她與妻子之間遊刃有餘。誰讓她長得像年輕時的妻子?誰讓她把一瓶白水調出甘甜、清爽的滋味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們隔著餐桌,相對而坐。卻不是在咖啡館,他們坐在她的小店的角落。那時,他剛剛送走自己的生意朋友。長時間的沉默,他開始沒話找話。他說:你的頭發很柔順,你的衣裙很有風格,你笑起來很好看,你的小店很有特色。還有你的酒,你的酒讓我不再頭痛、胃痛,讓我的身體越來越好。謝謝你的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說:你像我的妻子,像我年輕時的妻子,那時她和你一樣漂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說:你妻子現在也很漂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你見過她?他變得緊張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是的,我見過,她來過兩次。她笑著說,她知道這裡是你和朋友談生意的地方。她知道你們有喝小烈酒的習慣。她付瞭酒的錢,卻讓我每次都為你送去一瓶加瞭蜂蜜的白水。她說,你是傢的支柱,她不想讓你老是頭痛、胃痛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男人掩飾著他的尷尬,卻無法掩飾他的感動。他沒喝酒,卻有一團烈焰落進胸口,越燒越旺。原來,一瓶代表著關心和呵護的白水,也能讓男人有被灼傷的快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