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6ope5'></dl>

    1. <i id='6ope5'><div id='6ope5'><ins id='6ope5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6ope5'><strong id='6ope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tr id='6ope5'><strong id='6ope5'></strong><small id='6ope5'></small><button id='6ope5'></button><li id='6ope5'><noscript id='6ope5'><big id='6ope5'></big><dt id='6ope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ope5'><table id='6ope5'><blockquote id='6ope5'><tbody id='6ope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ope5'></u><kbd id='6ope5'><kbd id='6ope5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6ope5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6ope5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6ope5'></i>
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6ope5'><em id='6ope5'></em><td id='6ope5'><div id='6ope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ope5'><big id='6ope5'><big id='6ope5'></big><legend id='6ope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6ope5'></ins>

          心酸的浪漫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1955年,王丹坐火車去蘭州領結婚證。

            她請的是婚假,臨來,興沖沖地在單位開瞭結婚證明。男朋友復姓司馬,是同系統的同事,學習時認識,和他一見鐘情。說好瞭,領完證,她就從徐州調到蘭州。王丹原是鐵路醫院的護士,為瞭愛情,換個崗位也心甘情願。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沒想到,事情卡在司馬的領導那兒。領導遲遲不開證明,兩人就沒法領結婚證。眼看一天天過去,司馬去問,領導遞給他外調的檔案,他腦子“轟”的一下,未婚妻的叔父,在東北做過軍閥,是張作霖的把兄弟。

            證明不能開。領導態度堅決,理由是:“這是嚴重的政治問題,而你,一個重點培養對象,還要不要前途瞭?”

            司馬不斷求情,領導不為所動,他打算緩一緩,再去做工作,可王丹的歸期已近。眼見留她不住,司馬隻有使勁往她的包裡裝喜糖,“回去散”。

            傢裡人都以為他們領瞭結婚證,他們也以為隻是時間問題。可下一個假期,下下個假期,王丹去瞭又去,都沒等到那一紙證明。再下個假期,她沒買車票,沒去蘭州,在黑夜裡蒙著被子悶聲哭,被母親發現,瞭解完緣由,母親也哭瞭,“丹啊,算瞭吧。”

            做瞭斷的信寄往蘭州,司馬沒回信,隔幾天,人出現在徐州王丹傢門口。司馬向她母親表決心:他會調動工作,新單位開證明的是他哥們,“隻要再等等,我們就能領證……”但在那樣的社會環境下,這個等待似乎遙遙無期。王丹母親把司馬勸瞭回去。

            此後,王丹和司馬徹底斷瞭聯系。好在王丹年輕、漂亮,換個地方還能重頭再來。她去瞭西安,經人介紹,遇到後來的丈夫。

            幾十年間,司馬和王丹隻見過一次面。那是系統的勞模表彰大會,他在,她也在。都是中年人瞭,坐在同一排,一如多年前,一起學習時。他想和她說說話,但中間隔著幾個人;她上臺領獎,齊耳短發,神采奕奕,他在下面看著她,想起從前她跑到蘭州隻為和他領結婚證,她彎著腰從大包裡掏喜字、掏被面,辮子甩啊甩……而那時一開門摔趔趄的孩子們,如今也到瞭婚娶的年紀。

            還有一次,他們擦肩而過。那時,司馬也已調到西安,做瞭被服廠的廠長。來領被服的各單位名單中,他發現醫院的代表是“王丹”,便特地打扮瞭一下,剪頭發,刮胡子,換襯衫,等瞭一天,也不見她的身影。王丹後來說,聽說主管此事的人是他,她特地找人換瞭班,“已然如此,何必再見?”

            1995年,司馬和王丹終於領瞭結婚證,成為小圈子裡轟動一時的新聞。原來,司馬輾轉得知王丹的老伴去世,便尋到她傢。開門時,兩人都有些錯愕,頭發都白瞭,隻有輪廓還在,依稀舊情在。

            落座,相對,司馬告訴王丹,自己的妻子因肺癌撒手人寰,膝下有一兒一女,也已相繼成傢。這幾年,一個人的苦,他清楚。

            “我還能陪你10年。”司馬本意是去安慰王丹,誰知見面就變成求婚,而此刻,她沉默,沉默是因為沒有理由拒絕,她隻有躊躇和難以言說的羞慚:“我老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他們用瞭些時間說服子女,然後就去瞭民政局,近40年沒說過一句話,心意卻出奇一致:“怕夜長夢多,當年就差這張證。”

            生命最後的10年,他和她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後來,司馬患瞭絕癥,在醫院快不行時,他讓王丹的女兒把她接回老傢,那段日子,他們書信往來,又回到當初異地戀時。王丹的外孫正好在司馬的城市,於是充當信使,收到信,便跑去醫院,微笑著說:“司馬姥爺,你的情書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最後,王丹的外孫代表她,參加瞭司馬的葬禮,並帶來瞭花圈,花圈上貼著她親筆寫的挽聯,落款是“老妻”。

            2015年,在傢宴上,我聽堂妹講瞭這個故事。

            堂妹夫即是王丹的外孫,清明節將至,他們要送姥姥去給兩個姥爺上墳。

            此時,王丹隻剩稀疏白發,滿額溝壑,耳朵已經有些聾,聽不清周圍人傳說的關於她和他的命運、造化、緣分的事。一個沒有辜負任何人、雖錯過瞭幾十年卻近乎圓滿的愛情故事。